专访Kyligence CEO:中国数字化转型有后发优势

当前,以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技术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革命正在加速演进,数字经济已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(www.shangkou.net)。去年5月,发改委发布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倡议,鼓励各行业加速数字化转型。

我国数字化转型发展状况如何?和全球相比,又处于什么地位?近日,数据服务与管理厂商Kyligence联合创始人兼CEO韩卿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介绍,我国的数字化转型目前处于精细化管理的阶段。

Kyligence联合创始人兼CEO韩卿

“其实数字化转型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开始,过去二十多年发展的比较粗放但也很迅速。过去主要是上系统、建BI(商业智能)报表,把数据收集、存储起来,而现在已经不局限于单纯的看,而是能通过数据去指导、驱动业务本身的发展。”韩卿说。

Kyligence由Apache Kylin(开源的、分布式的分析型数据仓)创始团队创建,致力于帮助企业打造数据云平台,为企业实现自动化的数据服务及管理,其客户包括建设银行、中国银联、上汽集团等。今年4月,Kyligence宣布完成7000万美元的D轮融资,浦银国际领投,中金资本旗下基金、歌斐资产、国方资本等跟投。

韩卿坦言中国在数字化转型方面的意识不断增强,实践经验日渐丰富,不过新技术的发展和欧美等国家相比仍然有些差距,例如云计算的发展,美国市场的接受度则会更高。“我国在数字化转型方面起步较晚,基础设施和管理理念都在不断完善中。”

不过,韩卿认为中国和欧美等国家的差距正在缩小,中国工程师从以前只能用其他国家的开源项目,到现在像Apache Kylin这样的开源项目已经被大量欧美企业所使用。

韩卿表示中国在数字化转型方面有一定的后发优势,首先是可以汲取其他国家的发展经验、避免重走前人弯路;其次其他国家的IT系统10年-15年前就已建立,发展一直很稳定,反而进行新的变革会有巨大的阻力,而中国因为很多企业在这方面还处于空白,所以进行数字化转型可直接采用最新的技术。

对于我国数字化转型发展还存在哪些难点?韩卿称首先行业认知还处在早期阶段,比如对软件的价值认知远远不够,卖软件的难度要远远高于硬件;其次基础设施建设还较为落后,市场还有很多优化空间;最后很多公司喜欢业务全覆盖,而不是选择更细分的领域精准发力,最后带来的后果可能是都做了却都没做到最好。

对于如何更好地进行数字化转型,韩卿建议首先要管理好数据,因为数据是数字化的基础。咨询机构Gartner研究表明,数据管理和分析在业务决策中的影响与日俱增。其次,企业级数据服务与管理市场迎来云时代下的变革。74%的用户选择使用云上“分析、BI 及数据科学”的相关服务,这表明云上构建企业数据服务与管理已成为重要的发展趋势。

“随着海量数据的激增,多个云平台、数据源的繁杂、技术间的整合和平台间的集成带来的难度,使得企业数据管理和分析的道路更加曲折。”韩卿认为,“未来人类使用数据,应当和今天使用云计算一样简单、方便,只需关注数据本身,而无需关注到底在哪个平台上,真正实现数据的随取随用。”

也因此近期Kyligence宣布战略全面升级、打造“智能数据云”平台,将基于人工智能、云原生等技术构建下一代AI增强的数据服务与管理产品。

做出上述战略转型的背后是Kyligence在国际市场的实践。韩卿解释称:“我们2017年在美国打市场的时候发现,之前引以为傲的一些能力和美国实际市场的风向并不相符,很多客户需要云上的服务能力。转型不是突然决定的,我们2018年就开始了,过去两年多时间花了很大的力气为转型做准备。”

据韩卿介绍,Kyligence成立之初定位的就是全球性公司,目前公司已经在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厦门、武汉及美国的硅谷、纽约、西雅图等开设办事机构。

关于公司具体的全球化战略,韩卿透露,美国市场无疑是一个战略级的市场。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也是最成熟的企业级服务市场,对于技术公司而言,占领美国市场高地能给全球市场带来辐射效应。此外,今年开始Kyligence加强了对亚太市场的宣传,例如今年上半年跟华为云的合作,推进了东南亚市场的发展,接下来会在亚太和欧洲市场做更多的拓展。

“战略定位全球的原因很简单,我想要证明中国的技术处于全球第一梯队,中国本土化企业有这个实力和自信服务全球市场。历史上,国外公司一直在赚中国的钱,我们想成为赚国外钱的中国公司。”韩卿自信地说道。

主营产品:零配件